前世我为白杜你为绵难以割舍的情缘却成今生无
ʱ䣺 2019-11-10

  说不清,从何时起,我对你的眷恋,已成为一种习惯,工作烦闷的时候,心情枯燥的时候,我都会出来看看你,看你在秋日里朝我含笑多情的眼眸,看你一身从容的婀娜多姿,喜欢你融入我脆弱的心里,将那不堪一击的懦弱清扫得一干二净。

  黄昏,我又来到你的眼前,观赏你风华正茂的韵姿,享受你丝丝独特的温婉轻柔,你如蜿蜒长城的藤蔓,匍匐缠绕在墙上、栏杆和白杜树的枝头上,远观,犹如一副绝美的刺绣挂在眼前,吸引着四面八方前来赞叹的人们,那一棵白杜树,经你的经心打扮,宛如美丽动人的新娘,红色的婚纱阳光下鲜艳夺目,那柔柔的清波将眼前的我醉倒在波影荡漾的秋风里。

  随着一丝凉风飘来,有意无意间,一片叶子轻飘而下,那是你赐予我灵魂的笑靥?还是你内心激情燃烧的火焰?我俯首将你翼翼拾起托于掌心,让我掌心的温暖融入你单薄冰凉的躯体,你用顾盼深情的眼神望着我,五片零碎的叶片像及了我的手掌,有清晰的脉络,那是你前世的牵挂?还是今生的不舍?红得如岁月里正绮丽多情的烟火。于是,我的心里掠过丝丝缕缕的爱怜,将你捂在掌心不肯放下,生怕你被无情的秋风卷入红尘和枯枝烂叶混淆一起迷失自我的清纯,我要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归宿,留你胭脂红的娇媚,永远定格在这个如烟似雾的九月。

  夜晚,我在如玉的袅袅月光中渐渐入睡,朦胧中我被一群嫣然清纯的红衣女子簇拥,换一袭青妆,走进一间粉红色的青纱帐里,旖旎的灯光下,一个如花的女子,出水芙蓉般娇弱的玲珑,飘逸出三生三世的醇香,清澈的眸子里含着丁香一样的忧郁,伴着委婉惆怅的曲子,如泣如诉,梨花带雨般令我的心潮跌宕起伏。

  你说,我是你三生三世流泪的期盼,你说,第一世,我和你同出师门,在遥远的峨眉山陪伴师父修炼,我名白杜,你曰红绵,一男一女两个童子陪伴在师父左右,我打柴,你浇园;我挑水,你煮茶;我陪师傅修炼,你在一旁观看;师傅罚我下跪,你在偷偷落泪……

  有一天,你无意间碰翻了师傅仇家手中千年修行的丹炉,仇家大怒,拔剑刺向你,我神速,替你挡剑,我的胸膛喷出殷红的鲜血,倒地而亡,你抱着我奄奄一息的尸体放声痛哭,你说,没有我的日子,你无法面对孤独和寂寞,不如了却今生随我而去,你自刎与我身边。后来,师傅将我们合葬。来年,合葬的地方,那个烟雾缭绕的峨眉山崖,长出了一棵白杜树,旁边生出一棵地绵,你说,那就是我和你,你深情的缠绕在我宽阔温柔的臂膀上,枝繁叶茂,春天,我们看蜜蜂恋花,看蝶儿飞舞,夏天,我们滋雨露甘甜,赏蜻蜓点荷;一到秋天,我会结黄色的小果子,裂开,就是一颗颗腥红的心,而阳光下的你,红的娇媚,艳的灿烂,缠绕在我笔直的躯杆上,我们成了新婚燕尔的新郎新娘;冬天,我们在温暖的蜗居里共同孕育我们来年的新生。

  本以为,这种来之不易的相守会不扰世俗厮守终生,可猝不及防的灾难又降临而至,那个叶落飘零的九月,一场瘟疫席卷而来,百里之地所有万物软弱无力直至枯黄衰竭,你说,我眼看着怀中渐已失去生命的你悲痛欲绝:“绵儿,我的绵儿,谁来救救我的绵儿呀,若无你,我白杜苟活于人世有何意义?”

  你说,我的哭声惊动了天地,一白衣仙子闻讯飘然而至,她看着已无生命体征的你摇摇头:“我的仙丹只剩一粒,只能救活你们其中的一个,你想想吧。”

  “不,仙子,你还是把仙丹留给绵儿吧,只要能让绵儿健康的活在峨眉山上,我白杜死而无憾。”

  “要想让你的绵儿能健康的活下去,还需要你的帮助,这样一来,你仅剩的五百年功力也将消耗止尽,来生,再无白杜。”

  你说,当你醒来时已不见了我,得知我耗尽了仅剩的五百年功力来换取了你的生命时,你痛到骨髓,从此,你背负孤独行走江湖,找寻一个叫白杜的青衣男子,可你转山转水转佛塔仍孑然一身,天大地大竟找不到一个如白杜之人,于是,你绝望到五脏六腑都惨裂,那个残鸦寒叫的黄昏,你跳崖而亡。

  你说,“人间无白杜,五绵有何恋”。也许,我会在阴间的某个地方等你,等我的绵儿,所以,即使你粉身碎骨,但只要能找到你生生想念的白杜哥哥,无怨,亦无悔。你说,在阴间,你一边问过路之人,有没有见到一个叫白杜的青衣男子,而他们只是摇头不说话,彼岸花开得犹如冷霜,却没有如我所说的那一朵,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你怀着无比惆怅来到孟婆湖,人山人海,你大声呼喊我的名字,依然无一人回头看你,他们都忙着喝孟婆汤忘记前世的灾难,然后跳下湖转生为人去凡间获得重生。

  你说你去找孟婆婆可曾记得有个叫白杜的青衣男子来过,孟婆婆说:“傻丫头,白杜为救你已耗尽千年功力,现在崆峒山重生洞重新修炼,待他修炼成正果才能转生为人去凡间,这期间谁都不能去打扰他,否则将前功尽弃,永世不得超生。”

  “孟婆婆,那我能在您这儿继续等他吗?因为所有的灵魂在转世为人之前必须经过孟婆婆您这儿。”

  “孩子,你的前两世已经够苦了,你要是错过了这一轮的转生,下一轮又得五百年,到那个时候恐怕我早都不在了,如果我不在,谁还记得峨眉山上曾经有过白杜红绵的绝世奇恋啊?你先走吧,在人间脱胎换骨好好生活,等白杜修成正果就来凡间找你。”

  你说,孟婆婆送你来到了人间 ,但你在人间等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还是没等到我,于是你消尽了仅存的功力又去找了孟婆婆,孟婆婆告诉你:“白杜在你转生为人后的十年修成正果也转生为人下降凡间去了,只是我将你们各自的转生簿掉换了身骨,你为男来他为女,按照上天的旨意,你们各自的宿命只能如此,不过你们的灵魂我都保存,天机不可泄露,去吧孩子,在你的功力未耗尽之前赶快去找他,说明前世之事,他为救你已忘却前世所有,能不能让他想起峨眉山姻缘只能听天由命了。”

  听着你含泪的诉说,我惊诧得不知所措,红色青纱帐里的灯光依旧优雅朦胧,你的腮边,粉泪盈盈,我的心里,隐隐作痛,想伸手拭去你眼角溢出的泪水,脚下却似乎被什么绊住了,你我之间近在咫尺,却又似乎相隔天涯。

  “对,你想起来了吗?峨眉山上,那个一袭青衣的男子,那个长发飘飘的红衣女子,你还记得吗?”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如果你还想不起我,本港台现场同步直播DNF刺客和影舞者哪个更好?那就去人间找一个脚心有颗黑痣的男子吧,孟婆婆说,在我们脱胎换骨之时,她曾给我们各自的右脚心同时刺了印痕做为在人间相认的标记,我是黑色的,而你是红色的。”

  我张开双臂轻拥你入怀,感觉你的体温冰凉入骨。我便将自己的心轻轻放在你清冷的胸口,你笑了,犹如春天的花儿一样灿烂……

  一缕阳光照进窗户,照在我的脸上,我醒了,起身坐在床上努力的回忆着夜晚的梦难以释怀,让我更加惊愕的是,我的右脚心上,确有着米粒大的一颗红痣,如少女胭脂红光鲜亮丽的红痣。

  窗外又起了风,有些清冷,我开始担心院子里的五绵,是不是又体寒冰凉的凋落一地的叶片。

  怀揣昨晚的梦,我又来到那一片胭脂红的面前,又一次惊奇的发现,眼前的白杜树,高挂的枝头上,虽然叶子已有些蜷缩的黄,但那一颗亮眼的果实,黄色的外皮脱落,腥红色的果粒裸露在外面,秋阳下闪着耀眼光亮的斑斓红,它的周围,红色的地绵叶片围了一圈,柔柔的、暖暖的,向我招手微笑,不再冰凉。

  我终于知道,前世,我为白杜你为绵,前世难以割舍的情缘,却成今生无法铸就的永恒。看着眼前你颔首娇笑的容颜,秋风在你枝头尽情摇曳梦里前世的盟约,却载不动我销魂彻骨的思念,人世间,该有多少阴差阳错的姻缘如你我般擦肩而过,莫不都是前世今生的缘起缘灭?

  我抚摸着你娇弱温婉的脸庞,如果,如果有来世,我定和你携手,在风雨无阻中走进世俗,走进红尘,赶赴一场轰轰烈烈的红尘之恋,有我勇敢的呵护,你无需惧怕艰辛和彷徨,在每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里伴你左右,赏花开花落,看月缺花残,相伴无悔的度过一生。

  作者简介: 马慧萍:宁夏隆德县沙塘乡人,客居于宁夏石嘴山,喜欢文学,其他文学作品散见于《甘宁界》《霞满天》《六盘山诗文》《竹林清风墨海雅韵》《今日作家》《丝路新散文》《21世纪散文诗》等文学公众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