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充新百伦员工打假维权 “知产流氓”被判10年

更新时间:2019-01-22

  本报讯 “这样吧,你先支付5万元知识产权抵偿金,当前销售中再每双支付3元商标运用费。”有教训的商家应该听出了话中有话,如此开价的方式,个别不会出自畸形途径的侵权索赔。果然,这样的“维权打假员工”是假的。近日,浙江台州中级公民法院判了一个“知产流氓”团伙。

  肖菁

  2017年,田某的不法行动被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发明。当年4月,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辅助台州温岭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田某跟他的同伙抓获归案。

  2016年,田某应用假造的资料,混充新百伦打假维权员工,专门找网上销售新百伦运动鞋的商家,歹意投诉敲诈勒索,索要多少千至上万元不等的“赔偿金”。而这些商家有时候是渠道上层层下发,确实也拿不出厂家的授权书。不堪其扰的他们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与田某私了,花费从多少百元至上千元不等。

  2018年10月,温岭市国民法院对田某作出一审裁决。法院以为,田某假冒新百伦打假维权职员,以侵犯注册商标权力为由,恳求卖家支付常识产权抵偿金与商标应用费,共计欺骗70余万元,“诈骗罪”成破,田某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5万元。

  比喻防晒霜Coppertone“水宝宝”的生产商拜耳团体,就曾饱受“知产流氓”抢注商标的恶意投诉骚扰。2018年3月,根据阿里供应的线索跟帮助,拜耳集团告赢了作恶的“知产流氓”李某,获赔70万元。   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原标题:冒充新百伦员工打假维权 “知产流氓”被判10年

  田某不服一审裁决,提出上诉。日前,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台州中院认为,田某利用电信网络技能手段履行诈骗,数额特殊巨大,其举动已经构成诈骗罪,一审量刑适当,驳回其上诉,坚持原判。

(责编:赵爽、仝宗莉)

  冒充新百伦员工打假维权“知产流氓”被判10年

  肖菁

  阿里巴巴方面有关工作人员说,在打击假货、保护常识产权、营造诚信公平市场环境过程中,他们也陆续发现一些“知产流氓”敲诈勒索,重大搅扰诚信商家、特别是中小商家的畸形经营。